艺美视界网,打造书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热门关键词: 杨丽华  许莹   4  请输入关键词  万恒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来源:艺美视界网 发布人: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25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1960年生,陕西延安人。自幼临摹写生,临池不辍。及龄,求学于西安美院,后在古都长安,卧薪数年,潜心静修,遍研诸家名作,受益匪浅;再就读于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写意技艺日益精进,遍汲众长,不囿范畴,独辟蹊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忧和寡,不忧僻壤,恒顽其愿,厚积薄发,不惑之年,锋芒毕现,终在中国写意画界踞得一席之地。 现供职陕西铜川书画院,高级美术师,专职画家。

  1990年始,相继在北京、成都、陕西、甘肃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多幅作品被日本、新加坡等国和中国港、澳、台地区艺术团体、各界人士珍藏。画作收录于《中国当代画风》《中国名家书画集》《中国杰出人才作品集》,并在港、澳美术大赛中,屡获殊荣。2005年作品《月色》入选中国画首届大写意展览。曾被国家人事部授予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出版有《中国当代名家画集·吕冰》(两卷)、《大匠之门·吕冰富贵吉祥图》《中国美术家大系·吕冰卷》《盛世典藏·著名花鸟画家吕冰作品集》等。

  擅大写意花鸟画,其荷花,空灵清远,雅致清凉;其牡丹,风骨绰约,姿容俊朗;其雄鹰,大气浑成,傲岸临风;其梅花,虬干苍峋,催寒蕴春;其群鸡,鹰爪勾喙,独步庭园;其春桃、秋菊之小品亦不拘泥于古,融个性于笔墨,取意象于纸端,平和中求突变,不复于前人。读其画作,如品茗饮酒,个中滋味,绵长悠远,空灵飘逸,而又蕴含欣然奋发之气,意境深长,弥久愈远。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老师与徐里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

  积健为雄 大美无言

  ——吕冰大写意花鸟画赏读

  文/贾德江

  中国画是人类艺苑中的一朵奇葩,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传统瑰宝,大写意花鸟画则是中国画领域最具典型性、本体性和表现性的艺术形式。其点线块面的交织、浓淡干湿的互破,“收奇趣于象外,出大巧于意中”,一片化机弥漫于纸上的神奇视觉效果,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画种无法比拟的。正是这种阔笔纵横、墨渖淋漓的生命状态,使吕冰几十年矢志不渝地默默耕耘在这片土地上。他喜欢大写意的那份潇洒,那份率意,那份酣畅。这位来自西北黄土高原上的画家,宽厚而练达,真诚而睿智,一直以热烈奔放、激越雄强、浑然大气的大写意花鸟画饮誉画坛。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淡妆》 68cm*136cm

  吕冰大写意花鸟画的风骨、神韵、意境,已不是大家所司空见惯的路数。那种大墨粗毫的随心所欲,那种出奇制胜的巧妙构成,那种墨色辉映的落笔气派,使他的花鸟在形、神、意、趣四者皆备之中阳舒阴惨、大美无言,充满着蓬勃的生机和灵气。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交勤图》 68cm*136cm

  他的花鸟画一派大写意浩荡淋漓之气度,展示了一个以往画史中从未出现过的具有强烈现代气息的表现性意象绘画特征。他的笔墨随情生发,恣肆奔放,大胆地突破了中国画传统中那些已然僵化的禁忌,中法西法,古典现代,在吕冰笔下,已是息息相通、机趣天成,绝不以蹈袭文人画旧辙或他人的轨迹为鹄的。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映日荷花》 68cm*136cm

  应该说,吕冰不是那种数典忘祖的传统叛逆者,他尊重传统,重视传统的继承,对民族文化有深层的理解;他推崇徐渭、八大、石涛、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诸大家,甚至在年轻时代,他也曾拼命地吮吸过这些传统的琼浆玉液。然而,吕冰对传统理解的最宝贵处,就在于他抓住了传统发展的原创力,打破了传统的束缚,在强化主观意识、创造意识中自觉地追求对时代精神的表现,追求笔墨自身的发展变革。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五德图》 68cm*136cm

  他思维敏捷,目标明确,下笔大刀阔斧,石破天惊,有一种返璞归真的野趣和难以言状的精神上的震撼性和穿透力。他的创作富有现代化艺术精神,在古代写意画“舍形而悦影”的基础上,又融合了西方现代形式构成中的一些观念与方法,扩大了写意画的印象因素与抽象因素,在经意不经意中追求模糊中的分明,迷离中的清晰,统一墨色中的无尽变化。他把中国画的力度结构与情态结构糅合在一起,把凝重浑厚与潇洒风流和谐起来,在得之于心、应之于手的意象造型中,“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与豪放之外”,幅幅作品无不布局开张而花树多姿、禽鸟多态。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荷风》 68cm*136cm

  他把发现大自然中的美与表现人生理想、审美境界结合为一,把平面空间的笔墨结构与一定的空间层次结合为一,把描绘大的气势、大的气象与动人的感受、精微细节结合为一,把老辣沉厚与简洁清空结合为一,把书法题跋与图式构成结合为一,把笔墨结构的妙解与发挥用水用纸之奥秘统一于用笔,拉开了与生活的距离,拉开了与传统的距离,拉开了与当代流行画风的距离。尽管他的题材不断地作旧,但画境却异彩纷呈,帧帧鲜活,他的艺术已实现了大的综合与大的升华。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五德图》 68cm*136cm

  强调构图的重要性和图式变化之美,是吕冰出新求变的主要手段,也是治疗“雷同”顽症的良药。吕冰在他的作品中,采用长短、粗细、疏密、藏露、大小、虚实、参差、穿插、叠放等运笔施墨手法,在矛盾对比中使画面达到高度平衡、和谐,尤其是布白的处理,使画面在大开大合中,由实到虚,返虚入浑,时而争让有度,时而顾盼生情,根据理法,根据自然,根据想象与创造,其中不乏借用西法的现代理念,让书法的题款也成为画面的元素,起到绘画所无法替代的作用。这种从固守向自由的转变,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成就了画家所预期的艺术目标。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大吉富贵》 68cm*136cm

  吕冰的大写意特质,集中表现在他驾驭笔墨的功力和娴熟的表现技艺上。他作画豪放、激越、率真,无所顾忌,纵横不群,以倾泻性的“意”的宣泄为主,气势通贯,变幻陆离又撼人心魄。情绪化的用笔用墨,或凝练厚重,或秀劲含蓄,或浓淡相宜,或虚实有度,或点线交织,或线面浑然,其笔势的婉媚与泼辣,飞舞与蕴藉,其用墨的重叠、渗化与互破带来的墨味、墨层、墨韵的变幻莫测,生出了无尽的意味。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清香》 68cm*136cm

  吕冰花鸟画的独特风貌,还体现在他的动物造型的刻画上。吕冰有着极强的笔墨造型能力,数年的观察、写生与积累,使他达到了一种意领神会、生动洒脱的“自由”境地。但可贵的还在于他在表现对象的造型上,更善于极其敏锐地捕捉禽鸟灵动自如的神态和相依相随的亲情。他用笔洗练、简洁、泼辣、率意,对动物形态的大胆夸张不仅突现动物之神,还传达出一种特有的花鸟画之外富有人情味的比兴余韵。古往今来,画鹰画鸡者不乏其人,但像吕冰那样画出鹰与鸡的丰富内涵和文化精神的画家并不多见。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两般颜色一样香》 68cm*136cm

  由此看来,吕冰的大写意花鸟的魅力,在于其厚积薄发的深耕细作,在于其积健为雄的大气风神,在于对大写意花鸟语言的总体把握及表现对象的选择,以及图式的建设、形式的构成都有其鲜明的个人特点。所以,吕冰和他的大写意花鸟当之无愧地成为当代画坛引人注目的现象,也有资格成为学术界评论的对象。尤其在当代大写意花鸟画正逐渐后继乏人的态势下,吕冰的艺术超乎个人蹊径而具有承前启后的普遍意义,已显而易见也。

“积健为雄,大美无言”——吕冰大写意花鸟赏读

  吕冰 《映日荷花》 150cm*200cm

责任编辑:admin